萨那尼:萨那尼是个统称,泛指首都萨那周边产区的咖啡总汇。我对萨那尼有一份深情,十八年前首次冲泡深焙的萨那尼,―入口就感到浓浓的日晒果香与甜感。由于这不可思议的风味,从此疯上精品豆。

萨那尼的厚重果香,迥异于中南美豆的香气,很难形容,可归类为沉香的一种,应该是日晒过程中豆子吸取果肉精华,经过发酵产生的特殊风味,水洗豆至今还未喝出这种独特果香味。日晒耶加雪菲和哈拉尔亦有此味,但没这么厚实。萨那尼目前很少见,可能与萨那尼周遭产区凋零有关,殊为可惜。萨那尼的深焙似乎比浅焙精彩,除了果香,还有深沉的巧克力味。
马塔里:海拔2,000~2,400米,位于首都萨那西侧的马塔高地,是也门海拔最高的产区,也是名气最响亮的也门精品豆。若问也门咖啡农此区咖啡是什么品种,他们会异口同声说是“马塔里”。波旁、铁比卡、卡杜拉对老农来说只是温室里花朵,很难在干燥缺水的也门高地存活。马塔里豆相看上去很像埃塞俄比亚哈拉尔,也呈瘦长型,但比哈拉尔更精小,风味也带有哈拉尔味,浅焙带有柑橘与蓝莓酸香,比萨那尼强烈,亦有些许香料味,甚至皮革味,甜感明显,酸味锐利狂野,像是略带杂味的红酒。但深焙又是另一种风味,虽把劲酸磨掉了,却衍生出果香味,只是不如萨那尼的日晒果香味那么厚实,但尾韵的巧克力香味依旧明显。

由于山间可供栽种的陡坡、山谷和洼地非常狭窄,咖啡农采取分布式栽培法,只要有适合的地方就种上几株,管他原野森林、万丈断崖或荒芜谷地。专家指出,栽种环境的多元性与微型气候的多样化,造就了也门咖啡的千变香气与万化果酸。有人笑说同一麻袋的也门咖啡里,找不到两颗味道相同的豆子,堪称“野味”十足的精品咖啡。

这是因为也门咖啡零星分散在断崖、纵谷、洼地、原野、梯田、高原和山野间,即使品种相同也会因微型气候与土质不同,而孕育出不同的芳香精灵,更何况也门咖啡品种繁多。老练的也门咖啡农只要从咖啡出自哪个山头、陡坡、梯田、村落或地区,就能分辨出咖啡品种和风味特征。反观巴西在同一平原或山丘上大规模栽种的单一地貌与水土所造就的单调风味,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也门干燥缺水,咖啡豆也比较瘦小,豆色偏浅绿或淡黄。农民采收红果子后,就放在农舍屋顶曝晒两至三周,让咖啡果子自然干硬。
这段时间内,果肉精华会渗进豆荚里的豆子,增加风味。约三至六周,农民视果子干硬状况,再用传统的磨石辗碎干硬果肉和豆荚,取出咖啡豆(也门咖啡除了颗粒较小之外,也常出现破损或缺角豆,便是磨石造成的)。另外,也门豆也比一般咖啡豆更硬脆,搬运过程的碰撞也会造成豆体断裂或缺损,因此烘焙前的挑豆工作不能省略,务必挑除这些破碎豆,以免因此变质从而影响风味。

专家指出,农民弃种咖啡改种卡特草的趋势若不改善,也门咖啡将没有明天。专家归纳出不利咖啡作物的原因如下:干旱水荒、缺少先进灌溉系统、栽种成本增加、病虫害严重、进口咖啡更便宜、卡特草利润优于咖啡。看来问题十分复杂,也门咖啡产量短时间内恐难提高。

这其中光是卡特草取代咖啡树的趋势就不易扭转,因为一株咖啡至少要花三至五年才有收成,而卡特草一至二年即可卖饯,利润远高于咖啡,而且也比咖啡容易栽培。不过,也门当局决心恢复咖啡业昔日盛况,在各国专家与捐款协助下,近年已在南部靠海的拉哈杰省的雅菲耶推动咖啡振兴计划。目前此区己有数十公顷咖啡田,铺设先进的灌溉系统,并训练咖啡种植人才,每年培育30万株咖啡苗。
也门山区啃食咖啡果的虫害严童,预估每年因此损失30%~50%的产量,咖啡振兴计划已与萨那大学合作,研究以虫治虫的妙方。此计划能否为奄奄一息的也门咖啡业注入生机,尚待观察。
也门是个古老的咖啡栽种国,有学者认为,十世纪以前咖啡树就从埃塞俄比亚的哈拉尔传抵也门。也有人说,也门从十二世纪后才开始发展咖啡种植业。数百年来,也门的农民遵循传统方法种咖啡。尽管也门山区空气干燥,雨水稀少,土壤不易保留水分,怎么看都不像适合咖啡生长的环境,但咖啡农靠着老祖宗经验,世代传承,将咖啡树种在山谷陡坡或洼地,或以梯田方式来种,方便保留或吸取山区珍贵的水分。而且咖啡多半种在从西向东下降的山坡上,以躲避午后西晒的艳阳,成功培育出风昧狂野浓郁的绝世咖啡。欧美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实地考察也门传统咖啡田后指出,也门是全球最艰困的咖啡栽种地,这里的气候和水土并不适合咖啡生长,但数百年来也门咖啡树已完全适应严峻的环境,若换做中南美洲的咖啡品种,恐难生存。

埃塞俄比亚虽是阿拉比卡诞生地,但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初,欧洲人最先喝到的咖啡却来自也门。当时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悉数从摩卡港出口,地利之便便得摩卡变成咖啡的同义语,“城墙之都”哈拉尔反而变成配角。然而,三百年后的今天,也门咖啡已不复昔日盛况,咖啡产量逐年减少,目前年产量只剩下1.2万~0.8万吨,似乎已从咖啡地图消失了。以目前全球咖啡年产量700万吨计算,也门仅约占0.17%,早已无足轻重。昔日叱咤全球的也门摩卡,沦落为边缘产国,能不令咖啡迷心疼吗?

走一趟也门,肯定会让人怀疑:“这里曾经是个咖啡大国吗?”触目所及,几乎看不到有人喝咖啡,满街全是嚼食卡特草提神的人。也门昔日引以为傲的咖啡文化,今日全变了调。也门有首歌颂咖啡的民谣是这样的:“也门咖啡,像是树梢上的宝石与财富……”这句歌词显然不符今日的情况。
近五年来,也门的经济类作物排名中,咖啡一直殿后,卡特草却连年称雄。二○○四年,也门卡特草产量高达11陇万吨,咖啡却跌到1。15万吨。也门人似乎忘了咖啡的存在。也门人习惯在清晨吃早餐前喝咖啡,早餐后或中午就改喝咖啡果肉晒干后所泡煮的咖许;喝这种像是水果茶的人口远多于喝咖啡的人,街头贩卖咖啡果肉干的小贩也远多于销售咖啡豆的。但回顾也门咖啡历史,咖啡迷不需给予太多责怪,毕竟也门人喝咖许的历史比喝咖啡还久远。本书第一章曾提过,摩卡港守护神夏狄利和亚丁港咖啡教父达巴尼两位影响深远的长老,在十五世纪就是喝咖许提神,后来才福至心灵,率先倡导醒脑功效更佳的咖啡豆饮料,从此开启咖啡浪漫史。也门人在咖啡进化史上占有不可磨灭的地位,而今咖啡文化逐年式微,也门农业部也很着急,聘请国外专家一同找出症结,谋求解决之道,以免也门知名精品咖啡――马塔里、伊思玛丽、沙尔齐、萨那尼――从人间消失。

 

Espresso基本上是一款属于男性的饮料,带劲儿又毫不矫情,也是给真正的咖啡鬼们准备的加强版功夫咖啡。双份的意思并不是咖啡的分量加倍,而是同样多的水,咖啡粉的用量加倍,咖啡看起来还是那么多,但浓度提升了一倍。级别相当于酒类里面的烈酒、香水里面的香精,比较呛喉,不是所有人都能消受的。

喝这样的咖啡是会把人惯坏的,如果习惯了这样浓烈的口味,其他咖啡喝起来就都像水。还有更极端的人,喜欢往Double里面再加酒,比如朗姆或是威士忌,追求那种味觉全部被包围了的满足感。

怎么喝:
双份浓缩咖啡不要轻易尝试,因为会有上去了下不来的感觉。不过一旦喜欢上了也就无法自拔了。

建议搭配:
1. 牛油曲奇饼干,这样的略嫌平庸的搭配只是为了让这样带劲的饮品有点内容。

2. 喝双份是需要酝酿的,一点点时间刚好可以给好久不见的朋友发发短信,不痛不痒地问候一下。

Espresso

各类咖啡

Espresso Con Panna康宝兰

康宝兰是一杯普通的浓缩咖啡上面浇上厚厚的鲜奶油,是比较复古的一款功夫咖啡,很像沙俄时代的贵族们或是奥地利的王室里面喝的,可能是因为当时鲜奶油比较稀有吧。一般的咖啡馆都会用玻璃杯来装,为了让客人可以观赏鲜奶油和咖啡交融的界面,从一开始的一刀两断,到慢慢一丝一丝渗透,最后深褐色清澈的浓缩咖啡变混浊,奶油的甜味也弥漫在苦苦的咖啡里面,变得比较有亲和力。想要尝试功夫咖啡的人,从这一款咖啡入手会比较容易。

怎么喝:

康宝兰因为加了鲜奶油,很有点下午茶的气氛,可能不需要再配糕点,自身的结构已经很完整。喝的时候最好也不要搅拌奶油。

关注订阅号“xcb214″,有更多内容等着你~

建议搭配:

1. 美国杏仁,这是比较健康的搭配,口味也不错。

2. 看新的娱乐指南,顺手从咖啡馆抄起一张什么节目海报看看都挺适合。

Masurium Qiya 玛琪雅朵

玛琪雅朵比较女性化,看起来像是缩小版的卡布其诺。它们最大的区别,除了玛琪雅朵的分量是卡布其诺的三分之一,玛琪雅朵是功夫咖啡上面只加一层奶泡而没有再加牛奶,所以喝起来奶香只停留在唇边而已,浓缩咖啡的味道并不会被牛奶稀释。这款咖啡是现今功夫咖啡里最为流行的,是因为很多年轻化的咖啡馆喜欢用这款咖啡变花样,比如焦糖玛琪朵,但实际上已经默默把分量加大了数倍,口味也减淡了很多,只是还沿用这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怎么喝:

玛琪雅朵因为上面有一朵淡淡的奶泡,喝的时候不要用咖啡勺搅拌,就算要加糖也最好是均匀地撒在奶泡的表面一层,找一个角度直接喝,让咖啡进了口里还能保持层次感。

建议搭配:

1. 黑巧克力,这是功夫咖啡的绝配,很多咖啡馆会提供这样的经典搭配。

2. 听肖邦玛祖卡舞曲,喝这样的浓咖啡,不适合听更热闹的流行音乐了,来点安静中带点劲儿的钢琴非常和谐。

卡布奇诺

卡布奇诺(意大利文:Cappuccino,又有译名“加倍情浓”)意思是

卡布奇诺咖啡

意大利泡沫咖啡。20世纪初期,意大利人发展出了卡布奇诺咖啡

。在浓缩咖啡上,倒入以蒸汽发泡的牛奶。此时咖啡的颜色,就像

圣方济会的修士在深褐色的外衣上覆上一条头巾一样,卡布奇诺咖

啡因此得名。

摩卡咖啡

摩卡也是一种“巧克力色”的咖啡豆(来自也门的摩卡),这让人产生了在咖啡混入巧克力的联想。

在欧洲,“摩卡咖啡”既可能指这种混合巧克力的咖啡,也可能仅仅指用摩卡咖啡豆泡出来的咖啡。这种混合巧克力的咖啡,与卡布奇诺、拿铁等,成为咖啡饮料的主要品种。

意式咖啡

Single:Espresso专用语,指的是用单一份量(约7g-9g)的咖啡豆冲煮出一杯Espresso。

Double:Espresso专用语,指的是用双倍份量(约14g-18g)的咖啡豆冲煮出一杯Espresso。也叫DOPIER。

Espresso topped with whipped cream意大利浓缩咖啡上面加奶油泡

Espresso & hot water 意大利浓缩咖啡加白开水

Espresso, cocoa, steamed milk & whipped cream 意大利浓缩咖啡、可可、蒸汽牛奶、奶油泡

Espresso, steamed & foamed milk 意大利浓缩咖啡、蒸汽奶泡

Foamed milk marked with espresso, vanilla & real caramel 蒸汽牛奶加上意大利浓缩咖啡、香草、焦糖

咖啡作为一种西式饮品,如今已遍布大街小巷。但要真走进一间咖啡馆,面对菜单上眼花缭乱的各式咖啡,许多人难免傻眼。阅读本期内容可能是一个好的开始,知道一些咖啡制作的简单原理,了解卡布奇诺与意式特浓、美式咖啡的不同之处,下次你就能在这种情境下一口说出你想要的咖啡。

【教你识咖啡】

The top favorite types of coffee include espresso, cappuccino, Americano, cafe latte and cafe mocha.

最受大众欢迎的咖啡不外乎以下几种:意式特浓/浓缩咖啡、卡布奇诺、美式、拿铁和摩卡。

Espresso is loved by many coffee connoisseurs (行家) and is known as “the essence of the coffee drinking world”. Espresso is made by forcing very hot water under high pressure through finely ground (细磨的) coffee. Crema, a heavy red-brown foam layer, defines well-crafted espresso. It taste strong and bitter for those who are new to the coffee world. But a sip of it will leave a faint fragrance lingering on the palate(味觉).(See photo)

“意式特浓”素有”咖啡之魂”的美称,是许多资深咖啡爱好者的最爱。它由研细的咖啡粉在高压下经高温热水萃取而来。如何才算一杯上好的意式特浓?看表面是否漂浮着一层厚厚的呈棕红色的泡沫——”克丽玛”。由于口味极其浓郁,刚开始喝咖啡的人会觉得它很苦,但绝对唇齿留香。

Americano is an espresso shot that is diluted to taste with hot water. It’s said the name was given to insult Americans whom the Europeans believed were not up to drinking straight espressos. Americano is recommended to new coffee enthusiasts who may find the espresso taste is too strong. In China, many coffee shops add cream and sugar to Americano to suit the taste of regular customers.

美式咖啡就是被热水冲淡了的意式特浓。在欧洲人眼里,老美欣赏不了醇厚的咖啡,因此将这种兑淡了的咖啡唤做美式咖啡。对于刚迷上喝咖啡的人来说,可能会觉得意式咖啡过浓,这样美式咖啡就很值得推荐了。国内很多咖啡馆的美式咖啡都加入了奶油和糖来迎合一般消费者的口味。

Cappuccino and latte are the favorites among girls, both consisting of espresso, steamed milk, and frothed milk. All this makes the coffee taste more diluted and weaker. Cappuccino has a thicker layer of frothed milk than latte. When enjoying a quality cup of Cappuccino, with rich aroma and a foam mustache, you are actually enjoying a moment of innocence and romance.(See photo)

卡布奇诺和拿铁是女生们最喜欢的两款咖啡,两者配料完全一致:浓缩咖啡、热蒸奶和奶沫。这样咖啡本身的味道就更淡了。卡布奇诺的奶沫比拿铁更丰厚,品尝一杯好的卡布奇诺时,浓香满溢,奶泡沾上嘴唇,尽享纯真和浪漫的一刻。

Cafe mocha is a popular after-dinner coffee in the West. It is one part espresso with 1 part chocolate syrup and 2 or 3 parts of frothed milk. Whipped cream (鲜奶油) on top is an option. For a friend who rarely drinks coffee but likes chocolate, mocha is the best choice.

在西方,人们喜欢在晚餐后来一杯摩卡咖啡,它的构成是一份特浓咖啡、一份巧克力糖浆加上2-3份奶沫,还可以在最上边加一些鲜奶油。对于不怎么喝咖啡,但钟爱巧克力的朋友来说,摩卡是最佳的选择。

【咖啡物语】

Barista[咖啡师傅]

A barista is a bartender who is expert in the art of making espresso and espresso-based beverages.

咖啡师就是擅长做咖啡和各种咖啡饮品的服务人员。

Shot[一份一盎司的浓缩咖啡]

An additional espresso shot will cost another 10 to 15 cents.

多要一份浓咖啡需再付10到15美分。

Body[醇度]

饮用后,舌头上咖啡留下的口感。

A coffee’s body may be light or thin, medium, full, or very full (buttery or syrupy).

咖啡的醇度可以是清淡、稀薄、中等、高等、甚至是脂状(如黄油或糖浆般浓稠)。

No foam[不加奶泡]

如果你不喜欢拿铁上的奶泡沾到鼻子上,可以告知服务人员no foam。

I want some extra foam.

我想要多一点奶泡。

Dry[奶泡较多,牛奶较少]

假如您喜欢充满绵密香甜奶泡的卡布其诺,你可以说:

I want a dry cappuccino.

我要一杯奶泡多的卡布奇诺。

Whip[鲜奶油]

Whipped cream的简写。假如你希望减低咖啡的热量,可以说:

I don’t want any whipped cream.

我不要鲜奶油。

Espresso Macchiato[浓缩玛奇朵]

浓缩咖啡上轻柔地用奶泡做上记号。

Caramel Macchiato[焦糖玛奇朵]

星巴克的独创饮品,蒸奶+浓缩咖啡+香草糖浆,最后覆上焦糖。

Espresso Con Pana[浓缩康宝蓝]

浓缩咖啡上覆滑顺鲜奶油。

Caffe Misto[密斯朵咖啡]

一半咖啡,一半牛奶组成的”咖啡牛奶”。

Café Au Lait[欧蕾咖啡]

法国人最爱的早餐咖啡,与密斯朵类似,但牛奶更多。

Kopi Luwak[麝香猫咖啡]

又叫猫屎咖啡, 最贵的咖啡之一。

【来一杯咖啡】

Choose your drink and size. In Starbucks, a short is the equivalent of 8oz, a tall 12oz, and a grande is 16oz.

首先,选择你想要的咖啡以及杯号。在星巴克,有8盎司(240毫升)的小杯、12盎司的中杯(360毫升)以及16盎司的大杯(480毫升)。(注:1盎司=30毫升)

Ask the barista for decaffeinated coffee (无咖啡因的咖啡) if that is what you want. If you like, order a flavoring. Chocolate, vanilla, caramel and hazelnut are the most popular.

如果需要低因咖啡的话可以向咖啡师讲明。喜欢的话还可以给咖啡添加一点风味糖浆,巧克力,香草,焦糖,榛果口味最受欢迎。

口语学起来:

I’d like a short low-fat mocha for here.

我要一杯小杯的低脂摩卡咖啡,在店里用。

I want a tall latte with hazelnut syrup to go.

我要一杯外带中杯双份浓缩榛果拿铁咖啡。

Can you get me a tall iced decaf mocha without whipped cream to go?

麻烦给我外带一杯中杯低咖啡因冰摩卡咖啡,不加鲜奶油。

 

如果咖啡的渊源追溯至久远的非洲和阿拉伯古文化的话,那么今天人们印象中的咖啡馆则是一种纯粹的欧洲文化,更准确地说它甚至还是欧洲近代文明的一个摇篮和历史见证。

咖啡馆文化是欧洲近代历史文明的见证

因此,才有“我不在家里,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这样盛行不衰的名言。

整个欧洲都是咖啡文化的倡导者

如今,咖啡文化已成为欧洲成熟的文化形式——从咖啡进入欧洲,到第一家咖啡馆的出现,咖啡文化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发展着,展示着极为旺盛的生命活力。

在法语里“咖啡”和“咖啡馆”是一个词

法国人喝咖啡讲究的不是咖啡本身的品质和味道,注重的是饮用咖啡的环境和情调,对于独爱浪漫的法国的法国人,如果没咖啡就像没有葡萄酒一样不可思议,简直可以说是世界的末日到了!

意大利人对咖啡更是情有独钟

在起床后,意大利人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煮上一杯咖啡,
不论男女,从早到晚咖啡杯不离手。因此,意大利有一句名言:“男人要像好咖啡,既强劲又充满热情!”


如今,在大部分国家(包括中国大都市),人们最喜爱的休闲方式之一就是在街头咖啡馆喝一杯。一年四季,只要是温暖的天气,或者有太阳,你就会看到街头上坐满了喝咖啡的人们。

柏林的爱因斯坦咖啡馆(Café Einstein)

爱因斯坦咖啡馆在柏林人眼中享有崇高地位,其建筑的前身是一栋曾经作为娱乐场使用的别墅,经过重新装修的咖啡馆具有浓郁的维也纳传统咖啡馆的风格,并于1996年重新向世人开放。

巴黎的花神咖啡馆(Café de Flore)

花神咖啡馆创立于1890年左右,坐落于巴黎独具特色的圣日尔曼德佩区(Saint-Germain-Des-Prés)。
自二十世纪早期至今,花神咖啡馆一直是倍受知识分子、作家、画家、出版商和电影制片人青睐的一个聚会场所。

罗马的希腊咖啡馆(Caffè Greco)

坐落于距西班牙台阶(Spanish Steps)仅数步之遥的希腊咖啡馆最早创立于 1760 年。当歌德于 1786 年穿越意大利来到此地时,便深深地喜欢上了此处的咖啡与独有的氛围,并在此找到了其多部经典名作的创意灵感

维也纳的哈维卡咖啡馆(Café Hawelka)

咖啡馆位居维也纳市中心,拥有浓郁的艺术氛围,深受游客和当地居民的喜爱。

布达佩斯的纽约咖啡馆(Café NewYork)

与大多数的咖啡馆一样,纽约咖啡馆也未能逃脱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毁的命运。然而 2006 年 5 月,重建的咖啡馆以其漂亮的画廊、精美的球灯和天花板壁画而向世人再现了其当年的辉煌。

有朋友问:“听说喝咖啡有益健康啊?”我说:“是啊!”。他说:“那我天天喝,咋还糖尿病高血压啊!”我说,“你喝的啥咖啡?”“速溶三合一啊!”“擦!”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速溶里那都是人工香精添加剂,反式脂肪酸,防腐剂,糖分也不少,天天跟喝这些玩意,健康才怪呢。

“那应该怎么喝才健康啊?”

好问题。咖啡有害还是有益健康,这话题几十年来比柯南连载还坚挺,比豆浆甜咸争端还多,但大都是些凭空揣测,以讹传讹,到底这杯中黑黑的液体是福是祸,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使者,不妨综合下专业的学界成果与经验,让大家喝着放心,睡得安心。

首先如开头所说,速溶咖啡肯定不是健康饮品了,真正热爱咖啡滴人们也不喝速溶,有朋友说,我已经不喝速溶了,只喝现磨黑咖啡吧,我说,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他说嗯,我喜欢黑咖啡里加两包奶精和两块糖。

擦,你还是回去喝速溶吧,真正有逼格又健康的,当然是纯的黑咖啡。搁在第三波大潮里,你喝咖啡要是加糖加奶精,真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不加糖的黑咖啡适量饮用对人体有益,这已经是健康界和科学界的共识,那么,黑咖啡究竟对人体又有什么样的功效呢?咱们分门别类地研究一下。

咖啡的营养素

2006年,西班牙砖家迪亚斯指出,现泡咖啡所含的水溶性膳食纤维比柳橙汁或红酒还要高,饮食界小伙伴当时就震精了。

不仅如此,咖啡生豆还富含多种维他命,包括叶酸、维他命B1、维他命B2、维他命B3、维他命B12和维他命C,还含有大量抗氧化物,总之好东西不少。美国佬文森博士研究证明,咖啡所含抗氧化物远超茶和果蔬,挪威人摄入抗氧化物来源里,咖啡独占了64%。

有兄弟问,抗氧化物究竟是什么,咱们知道,氧气是维持生命的基本元素,当我们吸入氧气的同时,也会产生一样坑爹的副产品,即氧化物——自由基,会从细胞层面破坏结构导致病变,而咖啡烘培后,抗氧化能力剧增,生成酚酸与蛋白黑素是强效的抗氧化物,能修补细胞,有效抑制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老年痴呆症等慢性疾病,从而使人体长保健康。

咖啡与疾病

最近诸多研究显示咖啡会提高细胞对胰岛素的敏感度,增强葡萄糖的代谢,有助于糖尿病的预防。荷兰公共卫生研究院表示,咖啡喝得越多,患上第二型糖尿病(成年人糖尿病)的风险越低。(坚持加糖的请不要来找我麻烦,谢谢)每天喝四杯咖啡的人可降低40%痛风患病率。

近二十年来,日本、美国、欧洲均有深入研究,不约而同地发现咖啡喝得越多,患上肝硬化或肝癌的机率越小。相继有德国科学家爆出,浓咖啡还可预防结肠癌,证实了抗氧化物的作用。如今咖啡的抗癌作用是已得到学界认可,瞬间赶脚咖啡真心碉堡了!有木有!

关于咖啡因

有朋友说喜欢咖啡香味,但不敢喝,喝了心悸难受,或是睡不着觉。没错,这就是咖啡因的作用。咖啡因这东西名字听起来吓人,但毕竟不是海洛因,科学家算了算,咖啡因每天不超过300毫克利大于弊,超过了因人而异,世间凡事过犹不及,注意便是。

咖啡有两大品种,一个叫阿拉比卡,一个叫罗布斯塔,阿拉比卡风味好而贵,罗布斯塔风味差而便宜,这兄弟俩还有个区别,阿拉比卡咖啡因含量1.1-1.5%,罗布斯塔咖啡因含量要高至3.2%。速溶咖啡、低价拼配豆里处处可见罗布斯塔的影踪。

那豆品种就决定了咖啡因多少么?也不是,咖啡因出来多少,还得看热水和咖啡粉接触的时间,时间越长析出比例越大。美式咖啡的煮法时间长,咖啡因出来最多;法压壶咖啡粉一直泡在水里,也稍高一点;发烧友们最爱的手冲壶啊虹吸壶,三两分钟结束,咖啡因还没来得及都跑出来,但好味道的物质都跑出来了,所以咖啡因就不会太高。

Espresso看着最浓,咖啡因是不是最高呢?不是,因为Espresso萃取时间短,咖啡因反而更少,但一些罗布斯塔拼配的意式豆会高一些。但别小看意大利人,他们用摩卡壶把一壶咖啡翻来覆去煮5遍,就为了把咖啡因全煮出来,称之“学生咖啡”,专门用来学习提神,年轻真好。

其实红茶,绿茶,可乐,巧克力里都有咖啡因,不用说红牛这种功能饮料咖啡因早已爆表,只要摄入量适当,并无大碍。

此外,咖啡里还有些油脂类的东东,被人认为会提高胆固醇,属不健康物质。这个解决方案更简单,滤纸滤一下,就都滤掉了。因此用有过滤的滴滤壶虹吸壶冲咖啡,都是比较健康的喝法。

总结一下,健康喝咖啡,遵守以下几点:

1、别过量,一天两三杯可以了;

2、选择好品种,选择现磨,少喝速溶;

3、学会享受黑咖啡,不加奶加糖;

4、用快速的萃取方式制作咖啡,如滴滤、虹吸,有滤纸为佳。

好了,掌握了健康的喝法以及咖啡的原理,您就可以随心所欲地hold住有益物质,避开无益成分,安心地端起咖啡杯,向着那腰也不酸,腿也不疼,没有高血压也没有糖尿病,不得肝硬化也不得癌症的未来奔去~

“咖啡”(Coffee)(一词源自希腊语”Kaweh”,意思是”力量与热情”。咖啡树是属山椒科的常绿灌木,日常饮用的咖啡是用咖啡豆配合各种不同的烹煮器具制作出来的,而咖啡豆就是指咖啡树果实内之果仁,再用适当的烘焙方法烘焙而成。

古代中国有神农氏尝百草,并一一加以记录整理,使后人对许多植物能有系统的认识。西方世界没有神农氏这样的人,更没有留下什么有文字的记录,因此关于咖啡的起源有种种不同的传说。其中,最普遍且为大众所乐道的是牧羊人的故事。传说有一位牧羊人,在牧羊的时候,偶然发现他的羊蹦蹦跳跳手舞足蹈,仔细一看,原来羊是吃了一种红色的果子才导致举止滑稽怪异。他试着采了一些这种红果子回去熬煮,没想到满室芳香,熬成的汁液喝下以后更是精神振奋,神清气爽,从此,这种果实就被作为一种提神醒脑的饮料,且颇受好评。

古时候的阿拉伯人最早把咖啡豆晒干熬煮后,把汁液当作胃药来喝,认为可以有助消化。后来发现咖啡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同时由于回教严禁教徒饮酒,因而就用咖啡取代酒精饮料,作为提神的饮料而时常饮用。十五世纪以后,到圣地麦加朝圣的回教徒陆续将咖啡带回居住地,使咖啡渐渐流传到埃及、叙利亚、伊朗和土尔其等国。咖啡进入欧陆当归因于土耳其当时的鄂图曼帝国,由于嗜饮咖啡的鄂图曼大军西征欧陆且在当地驻扎数年之久,在大军最后撤离时,留下了包括咖啡豆在内的大批补给品,维也纳和巴黎的人们得以凭着这些咖啡豆,和由土耳其人那里得到的烹制经验,而发展出欧洲的咖啡文化。战争原是攻占和毁灭,却意外地带来了文化的交流乃至融合,这可是统治者们所始料未及的了。

西方人都熟知咖啡有三百年的历史,然而在东方,咖啡在更久远前的年代已作为一种饮料在社会各阶层普及。咖啡出现的最早且最确切的时间是公元前8世纪,但是早在荷马的作品(希腊诗人,生卒年有争论,一较权威说法是生于公元前744年—译者注)和许多古老的阿拉伯传奇里,就已记述了一种神奇的,色黑,味苦涩,且具有强烈刺激力量的饮料。公元10世纪前后,阿维森纳(Avicenna, 980-1037,古代伊斯兰世界最杰出的集大成者之一,是哲学家,医生,理论家等—译者注)在用咖啡当作药物治疗疾病。还有一个源自15世纪的奇特故事,传说一个也门牧羊人看见一群山羊从一丛灌木上衔落色泽微红的浆果,很快这些山羊变得焦躁不安,兴奋不已,这个牧羊人把这件事报告给了一位修道士(在中东和西方古时修道士是掌握知识的上层阶级—译者注),这位修道士将一些浆果煮熟,然后提炼出一种味苦,劲足的,能驱赶困倦和睡意的饮料。

虽然咖啡是在中东被发现,但是咖啡树最早源于非洲一个现属埃塞俄比亚的地区,叫Kaffa,从这里咖啡传向也门,阿拉伯半岛和埃及,正是在埃及,咖啡的发展异常迅猛,并很快流行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到16世纪时,早期的商人已在欧洲贩卖咖啡,由此将咖啡作为一种新型饮料引进西方的风俗和生活。绝大部分出口到欧洲市场的咖啡来自亚历山大港和士麦那(土耳其西部港市—译者注),但是随着市场需求的日益增长,进出口港口强加的高额关税,以及人们对咖啡树种植领域知识的增强,使得经销商和科学家开始试验把咖啡移植到其他国家。荷兰人在他们的海外殖民地(巴达维亚和爪哇,〈巴达维亚即现印尼首都雅加达的旧称—译者注〉),法国人1723年在马提尼克岛(位于拉丁美洲),以及随后又在安的列斯群岛(位于西印度群岛—译者注)都移植了咖啡树;后来英国人,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开始侵占亚洲和美洲热带咖啡种植区。

1727年巴西北部开始了咖啡种植,然而糟糕的气候条件使得这种作物种植逐渐转移到了其他区域,最初是里约热内卢,最后到了圣保罗和米纳斯洲(大约1800-1850期间),在这里咖啡找到了它最理想的生长环境。咖啡种植在这里发展壮大,直到成为巴西最重要的经济来源。

正是在1740到1850期间咖啡种植在中南美洲达到了它的普及之最。

虽然咖啡诞生于非洲,但是种植和家庭消费却相对来说是近代才引进的。实际上,正是欧洲人让咖啡重返故地,将其引进他们的殖民地,在那里,由于有利的土地和气候条件,咖啡才得以兴旺繁荣。

法国有句谚语:unjoursansfromage,cestunjoursanssoleil.意思是说,对法国人而言,如果哪天少了奶酪,那天就没了阳光。而我却觉得,如果哪天他们的生活里少了咖啡,那他们一定会比没了阳光和奶酪还要无精打采。法国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咖啡,对他们来说 咖……
法国有句谚语:“unjoursansfromage,c’estunjoursanssoleil.”意思是说,对法国人而言,如果哪天少了奶酪,那天就没了阳光。而我却觉得,如果哪天他们的生活里少了咖啡,那他们一定会比没了阳光和奶酪还要无精打采。法国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咖啡,对他们来说咖啡文化内涵很丰富。咖啡对他们来说不只是一种饮品,它隐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遍布城市。

与乡村的咖啡馆是法国生活方式的一种标志。

如果有一天你去法国观光旅行,在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香榭丽舍大道,蔚蓝色的地中海岸,或外省清静冷僻的街道,看到那些或富丽堂皇,或古朴雅致,或斑驳简陋的咖啡馆,建议你不妨进去坐一下,感受一下那里的环境和氛围。法国人曾对外国游客作过一个调查,被问及巴黎最吸引人的东西是什么时,许多人的回答不是卢浮宫、埃菲尔铁塔等脍炙人口的名胜,而是散落在巴黎大街小巷的咖啡馆。有人曾把咖啡馆比作是法国的骨架,说如果拆了它们,法国就会散架。徐志摩也说过,“如果巴黎少了咖啡馆,恐怕会变得一无可爱。”

回想起自己在法国读书的时光,课业繁忙,外加打工挣学费,那日子,若用寸金寸光阴来比喻,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那时最奢侈,最愉悦的享受,莫若于难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溜达至步行街的露天咖啡座,要一杯热咖啡,对着马路坐下,在弥漫着咖啡芳香的阳光下,漫不经心,望着悠闲而过的各式行人。那份闲适惬意无以言表,只有亲临体会才会有一份属于自我的感受。

法国人的血管中流淌着拉丁民族热烈奔放的血液,他们热衷于高谈阔论,张扬自我。中世纪封建王朝年代,法国宫廷是法国政治文化生活的中心,上流社会的沙龙一直引领着法国的大众文化和生活时尚。皇宫贵族轻松优雅、浪漫多彩的生活方式影响了大众的生活情趣。咖啡馆在百姓,尤其是知识分子的社交生活中传承的是贵族沙龙的某些交际功能。